昨晚在小酒吧裡認識一位在Zaha Hadid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的建築師。為了Zaha Hadid在台灣的案子,最近常要倫敦台灣兩地跑。重點不是這位台籍朋友,他大學建築系畢業便赴美留學,之後即進入Zaha的事務所工作;重點是他在深夜酒吧裡,迷濛昏闇的光線下,說著這位如今如日中天第一位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(2004)的女性建築師Zaha,在她執業前十年,征戰各大競圖,其中也曾贏得部分競圖,卻不知在怎樣的命運造弄,歷經十年沒有任何案子蓋出來的人生~一位年輕男性對著這位他所崇敬並追隨如今年過五十的女建築師,回頭看她曾有的那十年,似乎仍是不忍地說,那是如何艱難的日子……

記者朋友開玩笑說,她是伊拉克公主耶,那種非常人規格的生活經歷(意指根本一輩子生活無虞啊),十年不算什麼啦。但是話說回來,這位倫敦AA畢業早慧的女生,離開學校隨即師從Rem Koolhaas進入OMA,並在之後很快成為合夥建築師,但又在面對自我質疑及挑戰下,於1980年代獨立開設事務所,從此開始完全屬於她自己的建築人生。在全球知名女建築師屈指可數的當下,銜著金湯匙人生開始的年輕Zaha,應該也是蓄強勢而發、即將大展身手的態勢登了場吧。

freedomh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