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紀念我的外婆,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。

但當我細想時,發覺我其實更想紀念的,是她那個時代的傳統女性,那一整代女性傳下來的家庭價值觀,還有她們粗壯身影背後的時代故事。

_MG_8509  

我的外婆,出生於民國11年。有千千萬萬在那樣時代出生的中國婦女,不僅橫跨的是從被推翻的清朝舊社會到所謂的解放新時代──國民政府,還在日本侵略陰暗記憶下同時度過了國共內戰。她們的價值觀也同樣經過震盪。

外婆裹著小腳搖搖擺擺走著路,動作很慢,不能跑不能跳。但她到了台灣,待在她持守的家園裡堅定維持家的完整,在七十多歲時,台灣上映的影片是講述同性戀故事的《孽子》,年輕人談論的是同居與離婚。

外婆的價值觀從無一日更改過,始終堅守著她那看起來落伍、「不長進」的傳統觀念。然而卻是那樣的價值觀,穩固了我幼小的心靈。我在風雨飄搖的歲月裡,總是能於內心深處見到一盞昏黃的燈為我開啟,一雙長滿老繭的手使勁桿著麵糰,擔心做不成麵而我吃不飽。外婆的愛裡沒有深奧的人生哲學,但卻有著愛的無私與純淨,那也是我日後長大就算讀著沙特、佛洛依德甚至是冷門的鄔斯賓斯基(Ouspensky)那些理性十足的作品時,仍會將心靈的某個角落空下來回顧她的愛的原因。那永恆、直接而粗糙的愛,相信照料與關愛孩子們是對孩子最重要的撫慰,在她絲毫沒有意識到的狀態下,偷偷在我童年的心靈裡長成了棵強壯的大樹。這也是棵一直讓我躲避風雨的大樹。

接收外婆無微不至的關愛,是我童年歲月中最重要的事。

freedomh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